动物庄园(乔治·奥威尔创作的中篇小说)

编辑:立功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09-19 12:07:00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动物庄园(英文版)一般指动物庄园(乔治·奥威尔创作的中篇小说)
《动物庄园》(Animal Farm)亦译作《动物农场》、《动物农庄》,英国著名作家乔治·奥威尔的一个重要作品。本故事描述了一场“动物主义”革命的酝酿、兴起和最终畸变。本书于1945年首次岀版。
作品名称
动物庄园
外文名称
Animal Farm: A Fairy Story
作品别名
动物农场、动物农庄
文学体裁
中篇小说
作    者
[英]乔治·奥威尔
首版时间
1945年8月17日
字    数
58000

动物庄园内容简介

编辑
《动物庄园》是一部政治寓言体小说,故事描述了一场“动物主义”革命的酝酿、兴起和最终蜕变;一个农庄(Manor Farm)的动物不堪人类主人的压迫,在猪的带领下起来反抗,赶走了农庄主(Mr.Jones),牲畜们实现了“当家作主”的愿望,农场更名为“动物庄园”,奉行“所有动物一律平等”;之后,两只处于领导地位的猪为了权力而互相倾轧,胜利者一方宣布另一方是叛徒、内奸。此后,获取了领导权的猪拥有了越来越大的权力,成为新的特权阶级;动物们稍有不满,便会招致血腥的清洗:农庄的理想被修正为“有的动物较之其他动物更为平等”,动物们又恢复到从前的悲惨状况。
农场里的一头猪老少校(Old Major)在提出了“人类剥削牲畜,牲畜须革命”的理论之后死去,若干天后,农场里掀起了一场由猪领导的革命,原来的剥削者——农场主斯密斯被赶走,牲畜们实现了“当家作主”的愿望,尝到了革命果实的甘美,农场更名为“动物庄园”并且制定了庄园的宪法──七诫。[1] 
但不久领导革命的猪们发生了分裂,一头猪雪球被宣布为革命的敌人,此后,获取了领导权的猪拿破仑拥有了越来越大的权力和越来越多的特别待遇,逐渐脱离了其他动物,最终蜕变成为和人类完全一样的牲畜剥削者,动物庄园的名字也被放弃。[1] 

动物庄园创作背景

编辑
奥威尔的一生及写作都与政治紧密相联,在后来总结自己的写作时,他坦然承认“过去的全部十年中,我最想做的,就是把政治性写作变成一种艺术”(《我为何写作》)。奥威尔时常流露出一种政治上的幼稚特点,经常凭冲动行事,他的一生在政治上也有过曲折的发展道路,会根据自己的认识修正自己政治观,所依据的是自己的良知。出生在殖民地小官员家庭的他从小可以说是个帝国主义者,小学时,他写过充满帝国主义色彩的诗歌,从著名的伊顿中学毕业后,更是当上了维护大英帝国利益的殖民地警察,但是短暂的警察生涯把他变成了一个帝国主义的反对者,让他毅然辞去这份薪水不薄的工作。在社会底层和接近底层的状况下生活了几年后,最终他变成了一个社会主义者,却仍对当时流行的社会主义运动保留自己的看法,并不惮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从良知出发,对社会公正有着执著追求的人,用他的传记作者杰弗里·迈耶斯的话来总结就是:“奥威尔在一个人心浮动、信仰不再的时代写作,为社会正义斗争过,并且相信最根本的,是要拥有个人及政治上的正直品质。”
  奥威尔写作《动物农场》以及后来的《一九八四》并非偶然,1937年,他从西班牙内战战场归来,让他的写作有了新目标。(“西班牙内战和 1936年至1937年间所发生的事改变了态势,此后我就知道我的立场如何。1936年以来,我所写的每一行严肃作品都是直接或者间接反对极权主义,支持我所理解的民主社会主义。”)奥威尔1936年底去西班牙参战,本来是为了保卫共和政府所代表的民主政体,却目睹了左派内部的生死斗争。奥威尔死里逃生从西班牙回来,对苏联所控制的西班牙共和派表面上代表进步、民主,却进行政治及人身迫害、思想控制的种种做法感到愤慨,后来也写了不少文章来揭露。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当西方许多左翼知识分子对苏联抱以希望时,奥威尔通过自身经历以及对苏联的大清洗等一系列事件的了解,对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之本质有了自己的判断。以童话形式写成的《动物农场》便是这种思想推动下的产物。[2] 

动物庄园人物介绍

编辑

动物庄园动物

老少校(Old Major)——老猪,提出了动物主义的思想,影射马克思和列宁
雪球(Snowball)——猪,动物庄园革命的领导者之一,后被驱逐并宣布为革命的敌人,影射托洛茨基
拿破仑(Napoleon)——猪,动物庄园革命的领导者之一,后来成为庄园的领袖,影射斯大林
声响器 (Squealer)——猪,拿破仑的忠实支持者,擅于言辞。影射莫洛托夫
拳师(Boxer)——马,智商不高,但是是动物主义理念的忠实追随者,积极响应革命领袖的号召,后被拿破仑卖给宰马商,象征着相信“革命理论”的广大基层人民
苜蓿(Clover)——马,动物主义的追随者。与拳击手一样勤劳,而且十分关心别人。同样象征无产阶级。
本杰明(Benjamin)——驴,对拿破仑的所作所为始终抱有怀疑但明哲自保,象征有独立思想对极权主义有所怀疑但明哲保身的知识分子(乔治·奥威尔宣称本杰明是影射自己) 。
摩西(Moses)——乌鸦,被农场主人琼斯驯服。一开始与琼斯一同逃离农庄,后来回到农庄。经常大谈蜜糖山的美梦。代表东正教会
莫丽(Mollie)——马,愚蠢、贪慕虚荣、物质主义者。对于革命没有兴趣,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后来逃离了动物农庄。代表俄国的中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中较为反动的部分。
很多无名的狗(EMINEM)——拿破仑在动物庄园实施暴力统治的工具,象征极权主义国家的各种暴力机构(如内务人民委员部)。
母鸡 ——它们为了不让拿破仑卖自己的蛋, 跳上了屋顶并把鸡蛋扔下, 象征那些在农业集体化过程中大规模反抗的农民(小生产者)。
羊群——盲目追随拿破仑,高唱“四条腿好两条腿坏”阻止反对拿破仑的声音。代表愚昧大众。
猫——不合群的生物,可在“清洗”中也没有摆脱被杀的命运。象征俄国历来就有的无政府主义者

动物庄园人物

琼斯先生(Mr. Jones)庄园农场的旧主人,影射沙皇尼古拉二世
皮尔金顿先生(Mr. Pilkington)狐苑农场的主人,影射西方国家(尤指英国)。
弗雷德里克先生【这个名字通常被翻译为“弗里德里希”或“腓特烈”】(Mr. Frederick)撬棍地农场的主人,曾经与动物庄园达成买卖协议,后来毁约并入侵动物庄园。影射纳粹德国。
温珀先生(Mr. Whymper)律师,动物庄园与外界的联系人,影射西方的左翼人士、“苏联之友”(如萧伯纳)和到苏联发财的大资本家(比如哈默)。

动物庄园其他

风车:影射苏联的工业化。是斯诺鲍首先提出了建设风车的理论(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联合反对派首先提出了“超工业化计划”),当时拿破仑反对(当时作为党内中右派的斯大林半调侃地叙述“第聂伯河上的大坝对农民有什么好处”),但斯诺鲍被赶走之后拿破仑则提出是他想出了风车这个主意(斯大林体制,此时作为左派的斯大林则又开始大批特批以前的战友,党内右派领导人布哈林)。第一次风车的毁灭来自于围墙太薄(即斯大林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提出指标中的“左”倾冒进) ,第二次毁灭则是弗雷德里克干的好事(卫国战争)。
英格兰兽:指《国际歌》

动物庄园作品赏析

编辑

动物庄园作品主题

《动物庄园》作为一部寓言小说,作者所真切感受到的是,所谓的平等、自由实在是有限的、相对的、短暂的,世上没有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时代。一群动物带着对理想的憧憬,力图打破旧秩序,本应冲出牢笼,但又跳入了另一个陷阱,他们依然被欺骗,被奴役,被统治,不平等是不变的结局。唯一的区别在于人类农场是人类管理动物,动物农场是动物管理动物,仅此而已。《动物庄园》里最令人恐惧的还是那句话,那被篡改的只剩下一条的戒律:所有动物一例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当“平等”也有高低贵贱之分时,所谓的平等不过是一句自欺的谎言,所谓的自由也就成为了彻头彻后的笑话,微贱的平民唯有在困境中沉默挣扎。[3] 
小说中关于动物们性格中的贪婪、自私、懦弱、虚荣和愚蠢的描写,明显可以解释为人性中的黑暗面,然而,民众中的主体还是驯服的和不知反抗的,沉默隐忍似乎成为了他们唯一的生存之道,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拳击手和本杰明。
奥威尔用一个寓言告诉我们:一个革命后的政权,如果没有民主监督,没有法治,必定异化,必定走向他的反面。革命总是以反专制开始,就像老少校启蒙动物们时所说的:“万恶之源完全在于人类的专制统治”,但专制并不会出革命被打破,甚至相反,革命往往会建立起更强的专制。《动物农场》这个故事的深刻之处,在于他揭示了动物农场革命的悲剧,被压迫各奋起革命后,由于缺乏对民主和法制的深刻认识,又没有建立起完善的权力制约制度,最终迎来了个人独裁,生活又倒退回了革命前甚至更差。[3] 
寓言也是一种叙述方式,一种绝对普遍的表达方式和观察世界的模式。寓言不受时间和地域条件的限制,不同时代,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中的读者在面对寓言作品时都极易产生共鸣。文学作品的意义从来就不是单一固化的,优秀的小说应有更深远普遍的意义。奥威尔借助寓言的叙述方式,通过简单易懂的故事体现人类的普遍理解力。《动物农场》出版于二战刚刚结束的1945年,两极格局初露端倪因而它反映了奥威尔对两大阵营的相同不满。小说的意义绝不仅仅限于影射斯大林时期的政治极权,而应将其置于更为广阔的社会政治背景中来理解。因而小说有更为复杂深远的喻指——反对一切形式的极权主义,追求民主与公正。[4] 

动物庄园艺术特色

小说的情节看上去像童书一样简单,但却包孕着“一部压缩版的‘联共布党史’,老少校的梦是动物造反的起因。造反之梦即共产主义之梦,《英格兰生灵》即《国际歌》,动物造反是指1917的十月革命。牛棚战役是讲动物农场打败人类的武装干涉,大致相当于苏联的内战时期。农场中的两支力量一一雪球和拿破仑间的斗争暗讽苏共党内的激烈争论。列宁去世后,斯大林掀起反托派的运动,开始迫害、驱逐托洛茨基及托派分子。雪球被逐之后,拿破仑继续造风车,尖嗓篡改“七戒”,即苏联推行国家工业化和集体化的时期。第七章讲动物农场的刑讯逼供、血腥屠杀暗指苏联的大清洗时期。小说中的“风车之役”喻指苏联卫国战争,虽然最终战胜德国,但象征着工业化的宏伟“风车”却轰然倒塌。在此期间,动物农场的主人们和人类农场主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勾心斗角,这一段故事大致影射了二战期间,英法、德国、苏联之间相互倾轧,都想靠移祸他国保全自己的政治现实。小说的最后一章写的是拿破仑与皮尔京顿的和解。全书的最后一幕:猪穿着人的衣服,像人一样站立起来。拿破仑为首的“猪”与皮尔京顿为首的“人”欢聚在一处,他们举起酒杯,觥筹交错间达成全面和解。皮尔京顿和拿破仑的影子重合在一起,原来猪和人从来就没有什么不同,他们的目标完全一致,都是为了对付下等动物。窗外的其他动物目瞪口呆再也分不清谁是动物谁是人。这里猪“异化”为人,暗讽二战之后苏联走上极权之路,与英、美一同瓜分世界。
世界依旧没有发生改变,与小说开头老少校的时代一样,极权统治仍在继续甚至愈演愈烈。奥威尔安排这样的结局,正是照应了当时的政治现实。对于这种极权统治,奥威尔并没试图去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没有宣扬任何政治性的主张而是单纯地用文学的形式将这种极权的怪圈展现给读者,将文学的艺术性与政治性揉于一处。小说中没有丝毫的政治宣传,却比宣传更加有力,使读者易于接受并对此加以抵制。这也是他的政治寓言小说在文学之外的重大贡献。[4] 

动物庄园作品影响

编辑
《动物庄园》的故事脉络被评论家分析为与苏联的历史乃至整个二十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惊人的相似,在很多共产党正在或者曾经执政的国家都能看到动物庄园的类似影子。作者在书中借由对动物庄园的发展变化,对共产主义运动未来命运的预言也被1991年的苏联、东欧剧变和后来的历史所印证。但《动物庄园》的意义远远不止于对历史的预言,这部寓言体小说以文学的语言指出了:由于掌握分配权的集团的根本利益在于维系自身的统治地位,无论形式上有着什么样的诉求,其最终结果都会与其维护社会公平的基本诉求背道而驰

动物庄园作品评价

编辑
夏志清教授认为:“西方文学自伊索寓言以来,历代都有以动物为主的童话和寓言,但对20世纪后期的读者来说,此类作品中没有一种比《动物庄园》更中肯地道出当今人类的处境了。”《动物庄园》自出版以后引起很大反响,被翻译成多国文字,还被改编,以其他艺术形式展现在世人面前,2002年11月话剧《动物庄园》在中戏小剧场上演。

动物庄园作者简介

编辑
乔治·奥威尔 乔治·奥威尔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本名埃里克·亚瑟·布莱尔(Eric Arthur Blair)。
他为后人留下了大量的作品,仅以《动物庄园》和《1984》而言,他的影响已经不可估量。以至于为了指代某些奥威尔所描述过的社会现象,现代英语中还专门有一个词叫“奥威尔现象(Orwellian)”。如果说,贯穿奥威尔一生的作品主要是反映“贫困”和“政治”这两个主题,那么激发他这样写作的主要动力就是良知和真诚。1950年1月,奥威尔病逝,享年46岁。[1] 
参考资料
  • 1.    乔治·奥威尔著 荣如德 译.动物农场:上海译文出版社,2007-3
  • 2.    《动物农场》译本序  .易文网.2007-4-16 [引用日期2013-07-18]
  • 3.    论《动物农场》中极权主义背景下平民的生存困境 毕素珍 - 《青年文学家》- 2014年24期
  • 4.    演奏会上的枪鸣--谈《动物农场》的政治寓言性并兼及“极权主义” [J] 李欣 - 《环球人文地理》- 2014年16期
词条标签:
小说作品 小说